首頁
青春,亦或是張揚最新章節
排行

“睿教練”我來到他們麵前,並冇有急著跟許拓他們打招呼,而是先很有禮貌的對睿教練笑了笑。身後的女孩們有秩序的排成一排麵對著他們。“小溫來了啊。”睿教練難得的溫柔讓何梓軒看了都愣三愣,偷偷在許拓的身邊講“真裝,你看睿教練什麼時候對我們這麼溫柔過?”,這番話說的讓許拓有點想笑,但他還是忍住了。“嗯。”我點了點頭。“那就快跟他們也都認識一下吧。”睿教練指了指男足隊伍。,相反,我們正在教練身旁融洽交談,時不時還有兩聲笑傳入他們耳中。“睿教練怎麼這樣?”何梓軒喘著氣,許拓掃他一眼“彆管她們了,跟我練練。”兩人離開後,溫芝涵的目光就默默落到了許拓身上。,我思考了好一會,主動開了口和他說話“自我介紹的時候總感覺自己說的不是很完整。”我偏頭看他,他也與我對上視線。許拓可能是有些奇怪為什麼冇有下文了,便繼續說道“嗯,你的自我介紹。我還願意再聽一遍。”許拓看著冷,其實挺溫柔的。“你好,我叫溫芝涵,溫柔的溫,芝士的芝,包涵的涵。”我麵帶微笑,輕聲地說道。然後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,又緊接著補了一句:“我不喜歡吃芝士”。許拓聽了我這話,臉上露出一絲疑惑,顯然冇有明白我為什麼要這樣說。我忍不住笑出了聲,這種無厘頭的話連我自己也覺得有些奇怪。許拓突然懂了,也輕輕笑了一下。。

青春,亦或是張揚最新章節最近章節
呆呆呆的茹洽氣作品大全
熱門推薦
  • 回憶一家七口人在七十年代跑氓流的歲月,因為落不下戶而來到了偏僻的氓流點上。這裡有捱餓的,仗勢欺人的,賣木頭的,種大煙的,還有客死他鄉的人。影響最不好的是轟動全國的賭博行為,難道就這樣無法無天了嗎? 再看地頭蛇是怎樣威脅逼婚,仗義青年是怎樣相助的,釀成怎樣的事故,還有父母的反對,女主角的愛情將何去何從故事多多儘在文中。
  • 如果問柳芙芷這輩子最後悔的事,無非就是當初一頁書失約未曾支援希羅聖教,再來求援時,她深刻認識到了正道的不靠譜與坑,本想藉此刁難一頁書,與正道劃清界限,所以在一頁書問她有什麼心願可以滿足的時候,她毫不猶豫的選擇了江湖中最能惹怒一頁書的那個答案,“如果,我要你娶我,當我夫君呢?” “好。”為了這個野生的大夫,一頁書回答的斬釘截鐵。 “我就知道你們正道言而無信……你說什麼???你居然答應了?!!!!!”
  • 十六歲那年,臭名昭著的薑落微被逐出師門,宋蘭時披風偕雨地衝到崖上送他,遙遙一彆,竟是荏苒數年。 杳無音信那麼多年,薑落微也不曾想到,他與白月光的重逢,竟是受到武陵仙尊指派,讓他潛伏在大魔頭宋蘭時身邊。 他都快忘了,當年匆匆一彆,自己引吭唱著“憑仗孤魂招楚些。我思君處君思我…”的時候,宋蘭時是什麼表情呢? 人生若隻如初見。 - 宋蘭時與薑落微是同窗,記憶中的少年,僅止於兩張紫檀幾案,一室桃花流水,萬籟俱靜中一對遠遠重疊的身影,香爐裡火星飛濺。 兩人分道揚鑣以後,宋蘭時的琴有了個名字,叫寄月; 他知道薑落微的琴也有個名字,是同日所起,叫彆君。 重逢當日,薑落微卻已經許久不撫琴,再不能如往常那般,朱絲鸞膠續斷絃,隻經常癡癡愣愣地看著自己的寄月琴,似乎頗為追遠。 是什麼時候開始,他們都冇有了往日的純粹與忠義,各自變得麵目全非,每一次接觸都是滿腹殺機? 求不來少年時的赤膽忠誠,隻但願,童心來複夢中身。 能藉機偷得一時一刻的皆大歡喜,他已經很滿足了。 宋蘭時看著薑落微的眼睛,如見晨露輕巧滑落竹枝,落在清潭,濺起一朵紛揚的雪。 他鬼使神差地。 “若有夢醒之日,願為鞍前馬後,春風中之雨露,蹄疾下之塵埃…”